[王者荣耀]《爱不能,恨不得》五


*王者荣耀

*水果组

*马可波罗x橘右京

*意大利黑手党菠萝和日本黑帮大佬橘哥

*大量私设

—————————————————————————

离开后马可波罗才想起橘右京腿脚不便的事情,橘右京说不定又误解了自己,他懊恼地咬了下指头。

交代完厨子烧鱼,马可波罗去船舱拿上自己的手杖,握把是雕刻精致的三个骷髅头,是他喜爱的随身物件之一。

他暂时只能给对方提供这个了。到了意大利一定找最好的医生给他做复健。

把手杖递给橘右京的时候,对方微微蹙了下眉,但还是收下了。

正好手下推着厨房的用餐车进来了,马可波罗就留下来陪他一起吃。

“你快尝尝看。”马可波罗替他拉开圆形餐盖,鱼肉的鲜嫩香气立刻溢满了房间,就连他也免不住砸了两下嘴。

毕竟饿了一整天,熟食的味道钻进鼻间,橘右京的胃扭动了起来。

看着对方还没有动的意思,马可波罗询问道“不合胃口吗?”

橘右京摇摇头“我不习惯用西洋餐具。”

“啊!”马可波罗想起东瀛人都是使用筷子这种物件吃饭的。“真是抱歉。”

马可波罗拿起叉子挑起鱼腹上松软的肉,递到橘右京的嘴边。

橘右京眉目轻蹙着开口道“我自己来就好。”

马可波罗无奈地放下叉子,心想武士先生的脾气真是难以捉摸。

橘右京身为一个血性方刚的大男子,哪能让一个男人喂他吃东西。

他试着用刀叉配合,发现这可比使用筷子简单多了。但他还是喜欢竹筷握在手里的触感,不似这冰凉的西洋餐具,碗筷是有温度的。

橘右京吃饭时温文尔雅的模样让马可波罗忍不住地微笑。之前觉得武士先生拨刀斩人的模样凶神恶煞,此刻夕阳映照着东方人柔和的脸庞,海蓝色的长发透着微光,武士先生美得如同东方的水墨画卷。

见惯了欧洲的各种妖娆美人,橘右京刚柔并存的气质让他深深着迷。

“你要一直盯着我看到什么时候。”橘右京终是忍不住问他。

“右京先生的模样怎么都看不够。”意大利人娴熟的情话从嘴中吐出来。

简直无法沟通。

橘右京厌烦地想。

西洋人的视线好似烙铁,烫得他浑身不自在。吃了一半橘右京闷闷地说道“我要去厕所。”又赶紧补充道“我自己可以的。”他生怕马可波罗又跟着他。

这一天下来,西洋人密不透风的注视几乎要让他喘不过气来了。

马可波罗看他杵着手杖仍旧颤颤巍巍的身影,忍不住想上前扶住他,又怕遭到对方拒绝只好默默注视着他缓慢离开。

马可波罗让人收拾了餐具就一直坐在橘右京的床上等他回来,手掌扶过那人坐过的床单,心里想的都是那人轻蹙眉目的模样。马可攥紧手心,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

过了许久也不见橘右京回来,马可波罗担心他是不是摔倒在厕所里了,然而急匆匆地赶过去也没看到半个人影,马可波罗心里急了起来。

他该不是趁机跳进海中寻死了吧!

赶紧喊了一船的人帮他找,甚至让人下海去捞了,最后却在船尾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蓝色。走近了马可波罗才确定橘右京没有寻思着要跳海,他应该是在欣赏落日的余晖,马可波罗这才松了口气。

橘右京很早就意识到马可波罗在他的身后了,直到对方走近他才开口“我第一次在海上观看夕阳。”

马可波罗便也附和着他的雅兴“右京先生觉得美吗?”一脸平静的马可波罗其实非常想上前抱住他,说一些缠绵悱恻的情话来表达他方才的担心。

“嗯……美得好不真实。”

马可波罗望着他融在霞光中的身影,赞同地点了点头。“如梦似幻。”

橘右京有些意外地开口道“你还会这么复杂的日语。”

“和一个叫小百合的东瀛女人学的。”马可波罗笑了笑。“她望着鱼缸里的几尾红色金鱼和我说。”

橘右京大约能够猜测那是怎样一副情景,他从鼻间发出一声嘲讽的轻哼。

“我虽然听不懂洋语,但是刚刚站在这里听见周围闹哄哄的,他们应该都是听从你的命令在找我吧。”橘右京难得对他露出一个笑容,“你就这么害怕我寻死?”

马可波罗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了,他从喉咙间发出颤抖的声音。“是。我不希望你死。”

“为什么?我只是一个残废的武士,有什么值得你在意的。”

为什么你不带走小百合,小雏菊,而是我。

马可波罗沉默着上前拥住了男人略显瘦弱的身影。

“因为是你,橘右京。”

如果只是用来发泄欲望他确实可以随便带走小百合或者小雏菊,但是他在乎这个人,他希望对方也会在乎他。

但是橘右京没有,他只是冷漠地说道“放开我。”

<<

“我不要。”马可波罗像个孩子一样抱着他。“我喜欢你,右京。”

橘右京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你这样勒着我,好难受。”

马可稍稍松开了怀抱。他将嘴唇凑到橘右京的耳边低声说道“不要死,我不允许。”

橘右京被他的举动弄得心烦意乱,气急败坏地说道“如果你一直这样缠着我,我真的会去跳海的。”

马可波罗这才放开了他。

“我不会寻死的,请让我独自待会儿。”橘右京说道。

“不行。”马可波罗回答他。“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橘右京先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心狠手辣的黑帮干部竟是个如此幼稚任性的人。

“我们大和民族是很守信誉的,我说了不会去寻死就不会。”

马可波罗撇了撇嘴“好吧。”随后又以一种命令般地口吻说道“我一个小时以后来你船舱。”

橘右京终于得以享受片刻宁静。

他默默一个人来到甲板的时候确实想过从这船上跳去海中,一了百了。

当他注视着这片波澜壮阔的海和逐渐下沉的太阳,他被眼前美丽壮观的景象吸引住了,那个瞬间无论是他心中的痛苦还是身体的残疾都变得不再重要。他只想再多看一眼这动人的景色。

他没想到马可波罗竟然会这么害怕他寻死,他不是不能接受同性之间的爱,而是憎恨马可波罗这个男人。橘右京一直对马可波罗废了他双腿又绑架他离开日本的事情耿耿于怀。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原谅马可波罗的。

这艘船还有多久到达意大利?

要求对方放他回日本显然是不可能的,他的身体状况也不可能一个人搭乘救生艇离开。

看来只有到达意大利在寻找机会逃离了……

橘右京在心中默默盘算着,在这段时间里就假装迎合他一下好了,避免那个喜怒无常的西洋男人对自己做出什么破格的事情来。








评论(3)
热度(29)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