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能,恨不得》六

*王者荣耀

*水果组

*马可波罗x橘右京

*意大利黑手党菠萝和日本黑帮大佬橘哥

*大量私设

*非常慢热无聊的过度剧情

—————————————————————————

暮色很快降临,璀璨的星光布满天空,若不是海风吹得只着单薄和服的橘右京有些冷,他便要沉醉在这星海相接的梦境中不愿挪动脚步了。

终究还是要回到那狭小的船舱,去面对现实。

橘右京步履蹒跚走进船舱,马可波罗正坐在他的床上看书,橘右京瞥了两眼,是中国的《封神演义》。

橘右京有些惊讶地问道“你还会中文?”

“略懂。和日语差不多。”

马可波罗想来是在自谦,中文可比日语难太多了。

橘右京虽然看不懂中文,却也对封神演义的故事耳熟能详。就随口同他聊了起来。

谈及杨戬这个人物,橘右京对他的英勇无敌倍加欣赏。马可波罗却喜欢桀骜不驯的哪吒,年纪尚小却有着一颗赤胆之心。

想来马可波罗这样的人会喜欢叛逆的哪吒也不足为奇。

空气忽然沉默下来,一时间两人也没什么话可说,橘右京便以就寝为由将人打发走了。

<<

第二天醒过来,从窗外望去的天气不是很好,似乎有暴风雨的迹象。

橘右京刚打开门准备去卫生间洗漱,马可波罗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对方一副刚睡醒的模样,金发凌乱地翘起,衬衣也没有扣好。

“早上好。”马可说着打了个哈欠。“我想你可能洗漱不太方便所以过来帮你。”

橘右京习惯性地拒绝他“不必了吧。”马可没有听进去,伸手过来就要扶住他。橘右京不喜欢别人强加他怜悯,出手抵抗,却因为失去平衡而摔在了地上。

“右京!”马可没有来得及扶住他。

地上的人抬头冷冷地看着他。一副多管闲事的厌恶表情。

马可被他瞪得也有些烦躁。他一心想要帮助橘右京,对方总也不领情。换了别人他哪有这闲功夫伺候。心中没有来燃起一股怒火,看到那人在地上艰难又顽强地挣扎,又只能将恼怒的情绪压回腹中。

“对不起。”马可波罗耐着性子和他道歉,心想对方还是这么顽固他就只能撕下温和的面具了。

橘右京原本是个稳重的人,栽到了马可波罗手里,他心里恨意难挡才一直抗拒。这时马可波罗放下所有架子和他道歉,他也没有理由再给对方脸色看。

毕竟惹恼了马可波罗,天知道对方会怎么对待他。

在找到机会脱身之前,他一定要忍耐住。

橘右京双手哆嗦着撑住手杖站起来,一个人确实太吃力了。无奈地叹息一声对马可波罗说道“帮我一下。”

有人帮助果然轻松了很多,马可站在一旁又递牙刷又递毛巾,甚至为他挪来椅子坐下。对方何等身份竟肯为了他屈膝到这个地步,橘右京也没那么不情愿了。

等到橘右京洗漱完毕坐在椅子上梳理长发,马可波罗这才洗漱起来。

他一边刷着牙一边看橘右京梳头,那人长发及腰,身形又比较消瘦,只看背影就像位艳丽女子。轻轻拨动秀发的白皙手腕让马可波罗有种想握住的冲动。

洗漱完毕马可波罗准备带着他去吃早餐,橘右京不想面对那么多陌生人,马可波罗只好差人将食物送到他的船舱。这两天只顾着他的事情,他已经许久没有去和手下小弟商讨事务了。

马可坐在餐桌的主位上听他们一一汇报工作。

“我收到boss的电报,他希望你能尽快回到意大利。”

“船只还有多久到达罗马?”

“路程来说至少10天,而且等会儿降临的暴风雨可能会延误行程。”

马可波罗蹙了下眉头。“好吧,到时候你们也去帮下船长和水手。”

暴雨骤降,凶猛的波涛晃得船身摇摇欲坠。

即使身在安全的船舱里也能感受到涌动的惊涛骇浪,橘右京有些不安地握紧了手里的仗柄。

此刻唯一能够给他安全感的东西就只有这件辅助他行走的工具了。

探头向窗外望去,海水是浓稠的黑色,泛着危险的银光,好似一只凶残的怪兽,随时都会将船只吞入腹中。

一道惊雷劈向深海,海浪打向船身,整艘船震动起来。

橘右京被震荡得摔落至地上,手仗被甩到远处。他匍匐在地上往前挪动着想要伸手去够,碍于晃劲实在太大前进艰难,急得橘右京满头是汗。

他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只是想要那根手杖,却连这唯一仅有的东西都握不住。

铁门“吱呀”一声打开,马可波罗急切地冲进来扶起他。

“你怎么样?”

橘右京看着他一脸真情实意的担忧,在这风雨交织的情景下心中竟然升腾起丝丝温暖。

“我没事。”他的心随之安定下来,指了指远处的东西。马可波罗赶紧把手杖递给他。

“海浪太大了,我一直在上面帮忙。”

这么一说,橘右京才注意到他满身湿透,潮湿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平日里张扬翘立的金发此刻沾了水柔顺地贴在两侧,显得乖顺多了。橘右京细细打量着他的脸庞,觉得马可似乎比他还要小些。

暴雨有所停歇,船舱的动静也小了下来。

橘右京沉默地紧握着手杖,马可脱下他的外套拧着水。

想了想橘右京开口道“你要不要去换身衣服?”

马可波罗冲他笑了笑“不了,我想留下来陪你。”说完四处寻找着可以擦拭头发的东西,拿起桌上的一件旧衣服就吸起了头上的水。

橘右京抿了抿嘴巴,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多大了?”

“下个月二十。”马可挑了挑眉毛,“忽然这么关心我?”

竟然比自己还小上四岁。

想来是西洋人体型健硕又早熟。

“随口一问。”橘右京并不关心。

马可波罗却被打开了话匣子,和他说起自己是黑手党家族,教父对他赏识有加,话间无不流露出光荣。

橘右京不能理解,对于他来说,加入黑帮并非他所愿,马可波罗非但不反抗这样不公平的宿命竟然还引以为傲。

“你从小就没有选择,只能成为黑手党一员。你难道不恨吗?”橘右京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望向他。他向马可波罗提问,索要的答案却是他自己的。

“上帝。我为什么要仇恨。”马可波罗感到不可思议。“在意大利,黑手党家族是一种命运的传承。是至高无上的荣耀。黑暗的地方在我们的守护下才拥有应有的秩序。”

橘右京惊叹于黑帮文化的不同,对于他们来说,加入黑帮是武士制度废除后不得已的选择。

他紧紧握住手杖,真希望能够再次握住武士刀啊……

“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达陆地?”

“还有十来天。”马可蹙了下眉“你讨厌海上的生活?”

橘右京点了点头,他在这里百般聊赖。虽不是囚犯,过得也与囚犯无异。

马可波罗凑近他神秘地笑了笑“武士先生会喝酒吗?”

评论(4)
热度(31)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