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的记忆》01[波橘]马可X橘哥

01  遥远的噩梦


雷鸣交织的暴雨夜,海面上掀起巨大的浪涛袭向一艘动荡的商船。

“马可,别怕。你不会有事的。船只马上就登陆岛屿了。”父亲将少年护在怀里,他们的船舱里灌进了海水,冰冷的湿气比海水先一步占据了所有空间。船身剧烈的摇晃着,少年蓝色的眼眸里写满了不安。窗外的惊涛骇浪仿佛海底里钻出的怪兽,在他们的耳边咆哮。

一道电光照亮了漆黑的海面,水手们集体尖叫出声。

“那是什么?!”

“怪物啊!救命!”

“……”

外边传来阵阵骚动,他们的门被推开了,随从慌张地闯了进来。

“…”男人的话语吞没在轰鸣声中,一闪而过的电光照耀了他惊恐的脸庞。

“待在这里。”父亲对少年说,他们出去了,更多的水从敞开的木门里涌进来,围住了他。

少年的耳边传来陆续不断的惨叫和嘶吼,他听从父亲的话乖乖待在船舱里,但是父亲一直都没有回来。父亲是年幼的少年唯一的依靠,他无法忍受长时间被孤独和恐惧包围,鼓起勇气走出了船舱。

所有的东西都是倾斜的,扭曲的,伴随着各种噪音和呐喊而天旋地转。

究竟发生了什么?父亲在哪里?

少年颤抖着呼唤亲人,海水把他浇灌成一个湿透的小可怜,柔软的金发一撮撮贴在他的脸上,水滴顺着下巴滴落下来。

“てくる。(过来。)”音色低沉的外国人喊住了他。少年困惑地转头,从黑暗中走出一个长发的成年男子拉住了他的手。

“あなたのおとうさん父さんはしん死んで、みんなみ見たことのないいき生きもの物におそわ襲われました。(你的父亲死了,大家都被没见过的生物袭击了。)”

握住自己的手心是如此地冰凉却又散发着属于人类的温度,似乎隐隐还能够感受到他的脉搏在跳动,手掌上的突起的血管里奔涌着强大的力量。

“たし私といっ行って、あなたをつれ連れていき

行きます。(跟我走,我带你离开。)”

少年完全听不懂他的语言,但是男人高大俊郎的身影却令他感到格外地安心。他带着自己在晃荡的船舱中奔跑,一抹深海般的蓝色长发在他的眼前飘扬。携带着海水味道的发丝拂过少年的脸庞,那光滑的秀发也像水一样冰凉。

男人将少年带到了甲板上,震耳欲聋的嘶吼和撞击声在他耳边回荡。他向后瞥了一眼,只见几个和男人穿着相同服侍的人正在持刀和水中的某种生物对抗,失去重心的船只即将被海水吞噬,又被这种可怕的生物围绕住,人们只能进行最后的抵抗。

男人将他送上了船只后面的木筏,并陪伴在他身旁,替他阻止前来攻击的怪物。

大部分怪物都围聚在沉没的船只面前,等到他们划出了数百米才有两只怪物的同类注意到这艘潜逃的木筏。

男人拨出武士刀斩杀了一只又一只接近少年的怪物,鲜血溅满他的白衣蓝发,怪物冰冷的血液好似雨水一般洒下来。

少年完全发不出声,他被眼前这副血腥而悲壮的场景震住了。染血的男人望着他露出一个笑容,他的脊椎完全被怪物的利爪刺穿,血液溅到少年的眼睛里,像是被火热的太阳灼烧着双目。

“さようなら。”男人嘴唇上下开合着说出了这个词语,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海里,最后一只怪物眼睛里闪烁着饥渴的光芒朝着他坠落的方向潜入了水底。

“不!!!!”

马可波罗从床上惊醒,窗外的闪电划破夜空,点亮了他惊恐的面容。

“怎么了?”一个漂亮的女性从背后抱住他光裸的身躯。“噩梦?”

冷汗从他的额头流下,马可凝视着自己的手,确定上面没有沾染到任何血迹,才从这个噩梦里拨出来。

“梦到了已逝的一位故人。”马可说,背脊上传来的柔软肉感让他缓和了许多,女人纤细白皙的手抚摸着他的肩膀和结实的胸膛。

“每逢雷雨天,我就会梦到他为了保护我而死去的场景…”

“他叫什么名字呢?”

“名字?”马可困惑地摇了摇头,“从来没问过。我那个时候还没学会日语,只知道他是父亲租聘那艘扶桑船上的保镖。”

“所以你日语这么好就是因为当年救你的恩人吗?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呢。”娇俏的日本女孩发出了一声略微不爽的抱怨,撒开了温软的怀抱。

“…宝贝,当然是因为你啦。”马可转身拥住女孩亲吻她的耳朵和嘴唇,蜜一般的情话中不知道掺了几分真心。依旧哄得女孩为他打开身体,迎接他一波又一波巨浪般的攻势。

随着室内一番云雨结束,外边的雷云也逐渐减弱了,马可搂着他的女孩点燃一支烟。

“亲爱的,我下个月要跟着船只去扶桑。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下个月?不能再晚点吗?我学业还没修完呢,而且我们全家移民很久了,日本那边的亲戚都不熟悉。”女孩说道,从他的手里抢过香烟自己吸了一口。“何况我才不要和你们这群臭男人在海上待个一年半载。”

“你就当我们是去度蜜月呗。”马可笑了笑,抚摸着她的长发。

“我拒绝。那种生活简直和海盗没什么区别。”女孩说道,打了个哈欠钻进马可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

一个月后。

马可跟随着船只出航了,他们的船只主要负责亚欧商品的进出口贸易,马可为了生意的往来交涉经常要亲自跟船。然而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年幼的那场意外事故。

当年他父亲的船只遇到了海难,偏离航线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岛屿,正准备停靠避难的时候却遭遇了某种恐怖生物的袭击。包括父亲在内的所有雇佣人员都遇难了,只有年幼的马可在一名扶桑武士的保护下活了下来。他和叔父说明情况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他是过度恐慌而产生了幻觉,才会称那些袭击他们船只的海盗为怪物,

马可对存在于他记忆中的怪物无法忘怀,同时对那名救了他的武士怀抱着感激和难以言说的爱慕心情。

多少个雷雨夜晚,他总是会梦见那名蓝发飘扬的武士手持武士刀站在他的前方。他的面容已经在马可的记忆中逐渐模糊,只有那抹海水般的蓝发和那些溅落在眼睛里的鲜血永不褪色。

直到多年后马可成人并学会了日语,才知道对方最后和他说得那句话,是永别的意思。

马可那时候并没有亲眼目睹他的死亡,在他的潜意识里总是认为也许对方存活下去了,在某个他不知道的日本岛屿,或者海上的某艘船只里生活着。

那么只要他在海面上航行,总有一天能够再相遇的吧?

就算他真的在那场事故中去世了,如果能打听到他的名字,马可至少能够知道自己所牵挂的人究竟是谁。

船只在海面上航行了三个多月,海面始终风平浪静,也没有遭遇海盗的袭击。本以为一切都很顺利,结果在即将驶入日本海湾的时候却遇到了久违的大暴雨。

上帝简直故意刁难他们似得让船只偏离了航线,所有指南针的磁石都失灵了,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驶入了哪片海域。马可和船员们艰难地应付了一夜的暴风雨,三艘货船只有马可乘坐这艘没有失事。索性只是空船并且没有人员伤亡。要是返程的途中遭遇这样的劫难,马可的损失可就惨重了。

一夜暴雨过后,他们的船只随着浪风漂泊到一处陌生的海岸。疲倦的水手们在甲板上醒来,没见过的陆地岛屿出现在他们视线里。




评论(7)
热度(39)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