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dip]《鹿男孩》04


CP:billdip

背景:架空 |双子在马戏团表演|bill是一名商人

tag:bill拟人|年龄差|心理变态|血腥描写|猎奇因素|结局BE


——————————————————————


午后的光线依旧强烈地使人昏昏欲睡,困倦感通过哈欠感染了整个马戏团。

bill . cipher踏着轻快优雅的步伐来此造访,年轻英俊的绅士脸上洋溢着愉快的神情,并不为这炎热的气温感到困扰。


这出名的爱慕者绕开了爱神指引的道路,径直走向马戏团团长史蒂文·汉斯的帐篷。

史蒂文先生留着对称的八字胡须,稀疏的头发掩盖在缀了花边的高礼帽之下,肥硕的肚腩将那身鲜艳的燕尾服撑得变形,衬着他油腻的脸庞显得很是滑稽。


不用过多揣摩也能明白这年轻富商造访的原因,但史蒂文.汉斯还是虚伪地询问了bill . cipher来此的目的。

“一笔交易。”bill带着友好的笑容,从手提的皮箱里拿出一叠钞票放在史蒂文的办公桌上。


史蒂文·汉斯瞥了一眼钞票的数额,装模作样地微笑着。“抱歉Mr.cipher,我恐怕不能答应您。这关乎我员工的未来,必须由他们亲自做决定。”

“噢。史蒂文先生,我当然理解。您是会为员工考虑的好老板。”bill拨高了音调,手指敲击着桌面。“相信我,我能够给那孩子提供更优渥的环境。我希望您能替我说服他,我会再一次感激您的。”他说道,又放了一叠钞票在史蒂文的桌上。


男人终于露出和颜悦色的笑容,他收下了那两叠厚重的钞票并握住了bill伸出的手。


“您介意我顺道去参观下整个马戏团吗?”

“当然不,不如由我带领您去吧,Mr.cipher。”


穿过关押着兽类的铁笼,浓郁的气味让绅士皱紧了眉头。

灼热的日光像滚烫的熔岩浇在这些大家伙身上,bill在它们眼中看不到一丝生机。


而后他们来到放置道具的帐篷,玲琅满目的道具充满了bill的视线。

这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一阵响动,两个壮实的手下正在往里搬运一口巨大的玻璃水缸。

正巧遇上,史蒂文发问道“缸子都清理干净了吗?”

“禀告老板,还差一口,其他的正往里搬呢。”

史蒂文点了点头又警告他们“小心点儿搬,这些水缸都十分老旧。”

两个手下小心翼翼地将水缸放下,便迅速出去搬运其它的。

看见bill的目光落在水缸上,史蒂文和他解释。“这就是美人鱼表演用的水缸。”

bill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凑近了些注意到这口水缸的底座上标注着一个名字——杰西卡。


bill转身打了个呵欠,他对着史蒂文露出一个倦容。“燥热难耐啊,伙计。”

“可不是——cipher您还有什么想参观的吗?还是准备去看望下那个受您眷顾的孩子。”史蒂文挑眉望向他。

“我想去外面抽只烟,您不必管我了尽快去休息吧,祝今晚的演出顺利。”


bill走出帐篷,看到史蒂文的手下正在清理最后一口水缸,他走过去和那同龄的青年闲聊并递给他一只雪茄。


“你喜欢那些美人鱼吗?”bill随口问道,替对方点上火。

“看习惯了,早已经没有新鲜感了。”青年停下手里的活计,烟雾从他的嘴中吐出。

“不过那些女孩在水里摇摆的身姿确实挺诱人的。我听说你要带走派恩斯双子其中的一个,是那条粉红色的美人鱼吗。”


“不。是那头小鹿。”烈日之下,bill的一半笑容被埋进阴影里。


〈〈


事情发生的时候,迪普和他的搭档花了几分钟才将那身演出服穿好。他刚和雀斑男孩统一好步伐,巨大的爆炸声便贯穿了迪普的耳朵。紧接着是一阵骚乱,有个人匆忙地跑到他的面前,正处于耳鸣状态的迪普完全没有听清对方说了什么。

但是他从那人的唇形里读懂了一个词语。

“梅宝。”

而对方脸上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迪普挪动身体就要向前跑,他忘了自己身后还有一个人,踉跄地摔了下去。迪普迅速地站起来,两只手用力地扒着身上的服装,从这身繁重的演出服中脱身后,他不顾一切地冲下台阶拨开人群来到了舞台上。


他亲爱的姐姐被人包围住,迪普顺着人群的缝隙钻了进去。梅宝紧闭着双眼被人扶在怀里,她的身上沾满了鲜血,裸露的肌肤上粘着碎玻璃,那条艳丽的鱼尾之下满是锋利的玻璃渣。

迪普当即跪了下去,他大睁着眼睛,泪水从他的瞳孔中汹涌而出。

“谁能告诉我这他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梅宝的水缸会突然炸裂!”史蒂文大声地咆哮着,他将凑热闹的观众一个个推开并大喊道。“结束了!今晚的演出结束了!都他妈给我滚回家!”

迪普不敢置信地跪在原地,他浑身颤抖着,湿冷的汗水从他光裸的上身滚落。他的胃部剧烈地翻搅着,惶恐和恶心的感受同时占据了他的大脑。

“她还活着!”抱着梅宝的女孩惊呼了一声,那人只比她的姐姐大几岁,脸上满是庆幸。

“噢!仁慈的上帝!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喊救护车啊!”


“没事吧?”一双有力的手插过迪普的腋下扶起了他。迪普扭头看到bill正担忧地望着他。

“谢谢……”迪普无力地说道,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的姐姐。

抱着她的女孩正在小心翼翼地除去她身上的碎玻璃。梅宝虚弱地喘息着,她每皱一次眉头,迪普的心脏就跟着抽痛。

“她会没事的,别担心。”bill的视线追随着迪普,男孩轻轻的嗯了一声,并没有回过头来望bill一眼。


bill犹豫了下抽回了准备放在男孩肩膀上的手。

他的小鹿在落泪,那晶莹的液体如同宝石一般珍贵。

他多想在此刻品尝那些咸湿的泪水,抹去他心中关于别人的情绪。


他凝视着迪普,深情的目光中交织着复杂的欲望。

像火焰,准备去吞噬男孩的一切。


〈〈


“拜托您,史蒂文先生。请您帮帮梅宝吧!”

史蒂文·汉斯背对着哀求他的男孩抽着雪茄沉思。片刻后,他转身望向迪普,双眼中充满了怜悯。“我真的很想帮助你,迪普。你和梅宝都是我的孩子。但是你也清楚这个马戏团已经亏损很久了,我总不能为了梅宝一个人而拖欠所有员工的工资吧。”

迪普眨着一对湿润的眼睛,小声地抽泣着。

“这样吧,孩子。垫付的医药费就不需要你归还了。”

“可是,可是如果不把梅宝送去更好的医院治疗的话,她将终生残疾的。!您不会忍心看到自己的孩子受苦的吧?梅宝她就如同太阳一样,温暖了马戏团许多人的心……我相信他们会理解的……”

史蒂文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烟雾遮住了他的脸庞。

“孩子,你为何不考虑一下去求助你的那名追随者呢。”

迪普愣了下。“您是指……”

“没错,我相信bill cipher能够给你提供更好的帮助。”


迪普沉下一双眸子,紧紧地捏住了自己的上衣。

过了会儿男孩生硬地说道。

“谢谢您的提议。”





评论(11)
热度(74)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