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男孩》07


CP:billdip

背景:架空 |双子在马戏团表演|bill是一名商人

tag:bill拟人|年龄差|心理变态|血腥描写|猎奇因素|结局BE


——————————————————————


迪普坐进bill的车里,给自己系好安全带,bill很快发动了引擎。

迪普的手指敲击着光裸的膝盖,配合他正在哼唱的曲子。

“bill,我们等会儿可以顺道去看望下梅宝吗?她就在市区的医院对吧?”

bill的眉头轻微地皱了一下,他打了个转盘,车子行驶到大路上。“我不确定梅宝是否苏醒了,我替她办理手续的时候她还在昏迷。”

迪普急着接话,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无所谓!我一定要去看望她!我要确定她平安无事。”

“非去不可吗?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办,得去采购食物还有——”

“bill!”迪普大声地打断了他,“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梅宝重要。”男孩瞪着他,眉毛向上飞扬。

“好吧,好吧。我答应你。”bill紧握住方向盘。

“谢谢!你是最好的。”迪普伸手抱了下bill,又继续哼起歌来。


“迪普。”

“嗯?”

“对你来说,梅宝很重要吗。”

“当然,我们是亲人啊。”迪普有些诧异bill的问题。

bill沉默下去,怪异的氛围在车内蔓延开。迪普咬着嘴唇陷入了思考。

bill好像不怎么喜欢梅宝,似乎梅宝只是自己的一个附属品,她的生命根本就无关紧要。

这让迪普感到不舒服,但是bill又是如此在意他,关心他……难道bill是那种对不在乎的人就十分冷漠的人吗?

迪普忽然发现自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bill cipher,他也从来不提自己的事情。他有家人吗?曾经有过恋人吗?成为商人之前又在做什么呢?

或许他应该找个时间和对方聊聊过往,毕竟他们已经是恋人了不是吗。

他们真的是恋人关系吗。

总觉得自己比较像bill包养的小情人。万一他其实还有别的女人……


“迪普。你听到了吗?我问你要先去医院还是商店。”

“啊?噢。我们先去医院吧。”

迪普停止了胡思乱想。


〈〈


迪普跟随着bill走向梅宝的病房,走道安静地能够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迪普变得局促不安,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梅宝了。

bill牵住他的手,向他投过一个微笑。

迪普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病房,不出所料,梅宝仍旧戴着呼吸器,bill聘请的护工正在照料她。

护工是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孩,看到年轻英俊的雇主,喜悦之情浮上面颊。

迪普争先开口。“她怎么样?”

“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暂时还无法清醒。”

迪普的心脏一阵绞痛,他咬了咬下唇问道“她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说情况有所好转的话,大概这周内就会清醒了。”

听到有苏醒的可能性迪普这才松了口气,“我可以碰她吗?”

护工眼神闪烁,迟疑了很久“最好让她静养。”

“好吧……谢谢你一直照顾梅宝。”

“哪里。我只是听从cipher先生的嘱咐。”护工的目光穿过迪普落在bill的身上。

bill顺势上前来,将手中的花束放在床头柜上。


因为bill提出还有许多要进行的事而早早结束了这次探病。

出了病房,bill紧紧地握住迪普的手,他低垂着脑袋心不在焉,多半还在想着梅宝的事情。

“小鹿,你想吃什么?我可是饿地不行了。”bill换上轻快的语气。

“我随便吧。”迪普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致。

“那就吃快餐吧,我们去商店买完东西就回家。”


〈〈


填饱肚子,迪普总算恢复了精神,开始像个正常的小男孩一样期待热闹的街区和商店了。

“我要买顶新帽子,还有书。”

bill倾听着他毫无逻辑的话语,男孩兴致勃勃的模样很可爱。睁大的眼眸里面闪耀着光芒。

这时,迪普的视线里恰好掠过一家服装店,他撇开bill挽在腰上的手,像条鱼一样溜过bill身旁,蹿进了店里。

当bill走进来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正贴在迪普的身后。男人有个肥硕的肚腩,头发十分稀疏。他一双混浊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迪普的背影,半只手臂试图拢住瘦小的男孩。

bill快步走向迪普,一把将他拉进自己怀里,并用憎恶的眼神瞪着对方。

“bill你忽然之间干什么?放开我。”

一向温和的绅士忽然破口大骂。“这个变态恋童癖刚刚正打算猥亵你!你都毫无自觉的吗?”

男人被他的话语吓得怔在原地,“先生,您何出此言?”

整个商店的人都对他们侧目。有的甚至开始指指点点。

bill紧紧地抱住挣扎的男孩,眼中的怒火并未减少。“我刚刚亲眼撞见你正准备把他搂进怀里。”

男人紧张地流了一脸湿汗。“先生您误会了,我当时正准备替他拿下那顶帽子。这个孩子说他够不到所以……”

“迪普……是这样吗?”

“是的,bill。你太无理取闹了,快放开我。”

议论的声音更多了,一句恶意的揣测刺进了bill的耳朵。

“我看这个金发的青年比较像恋童癖,你看他还瞎了只眼睛,一定是那种心理变态。”

bill大喝一声。“闭嘴!你们这些婊子!”然后用力将迪普拖出了店门。


迪普的手腕被他掐地生疼,他在后面呻吟着让bill放开他。bill却像完全听不到一样,继续拉着他走,然后将他塞进副驾驶关上车门。

迪普在车窗里击打着玻璃,无论他如何咒骂,bill的身影都在他的视线里渐行渐远。


迪普不明白bill为什么会忽然发疯,他从来没有强迫过自己任何事情。是因为误会自己差点遭到猥亵吗……

bill刚刚的表情像是要把那个男人杀掉一样,糟糕!他不会真的要去杀人吧?!

迪普坐立不安,他扯掉安全带再次去敲击玻璃窗试图引起路人的注意。

但是五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人看到他。毕竟从车外是很难看见车内的人的。

半小时过去了,迪普放弃了,他沮丧地坐在副驾上,小声地啜泣着。

早上探望梅宝所积压的负面情绪和突发的糟糕事件相撞,再加上担忧bill的心情,最终使得这个一向坚强的男孩流下了眼泪。


默默地哭了会儿,他听到车门开启的响声,迪普抬头看见bill正抱着一大堆东西向他走来。迪普露出一个宽心的笑容,他想下车去帮忙,又想起方才bill的粗暴行为,最后还是将头撇朝窗外无视跨进车内的bill。


待bill关上车门,一个蓝白相间的物体凑到迪普的眼前。

是他刚刚想买的那顶帽子!

蓝白相间的颜色,中间印着松树的图案。


迪普将喜悦的心情掩藏起来,淡然地接过帽子放在身侧。


“对不起,刚刚是我太冲动了。”伴随着道歉而来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不希望任何人碰你。”

bill的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气息喷洒在迪普的颈间。迪普的脸颊逐渐发烫。

害怕迪普感受不到他强烈的占有欲一般,bill轻轻咬着他的耳朵说道。

“你是我的。属于我一个人的小鹿。”


迪普默默地点了下头。


从后面抱住他的bill露出和以往一样温柔的笑容。

“所以,以后不要再和别人说话了好吗。”




评论(10)
热度(75)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