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dip]《鹿男孩》10


CP:billdip

背景:架空 |双子在马戏团表演|bill是一名商人

tag:bill拟人|年龄差|心理变态|血腥描写|猎奇因素|结局BE

——————————————————————

没有拉开窗帘的大厅昏暗而沉闷,只有壁炉里跃动着柴火的余烬。

迪普看向四周,屋子被笼罩在如同油画般厚重的色调里,十分压抑。他决定外出透透气。

去开门的时候,迪普吃惊地发现门锁拧不开了。

奇怪……

迪普伸进衣兜里掏出钥匙,结果用钥匙也完全打不开大门。

什么时候换的锁芯?是bill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连串的疑惑让原本心情就糟糕的迪普如同灌进了一口铅似得难受。

联想到刚刚bill的举动,一阵强烈的恐惧感向他袭来。

如果……如果bill其实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

消极的情绪占据着他的大脑,迪普那敏感如鹿般的警惕心又回来了。

不,不……在没有确实的证明之前他不应该怀疑自己的恋人。

而且bill对他那么好,那么爱他……

迪普咬着大拇指开始回想和bill在一起的那些回忆。

他想到bill追求他,想到自己因为梅宝的意外而主动投奔他的怀抱,想到bill对他超常的占有欲……

迪普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是他想不出来,而且他不想再继续深究下去了。

bill很爱他,迪普觉得知道这点就够了。

迪普看着打不开的大门,决定先去问问锁芯的事情。

当他重新回到二楼的时候bill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厨房和大厅里也不见他的踪影。迪普把书房和储藏室也找遍了,仍旧没看到自己的恋人。

这真是太怪异了,大门是反锁的,他不可能会在屋子里凭空消失,除非还有他没去过的房间——走廊尽头的屋子!

bill会在那吗?

迪普忽然想到自己还从未踏足那间屋子,因为位置隐蔽,他每次经过都会直接忽略那间屋子的存在。

在这一刻,迪普对那间屋子充满了好奇。

他决定过去看看。

迪普走过长廊,过道的两面墙上挂着原主人的照片。这其中有许多古旧的黑白肖像,另一个时代的人们对着迪普露出瘆人的微笑。

走廊光线昏暗,长得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迪普皱着眉头抱紧了双臂。

或许他该继续坐在温暖的壁炉边上等着bill,或许bill根本就没在那间屋子里。

不然喊喊他?

迪普张开嘴巴,bill的名字就在他的嘴边,他却犹豫起来,厚重的灰尘呛得他咳了两声,迪普闭紧了嘴巴。

迪普继续往前走,他蹑手蹑脚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响,迪普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表现地如此鬼鬼祟祟。

他的内心有种古怪的想法,他不想被bill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

迪普来到那扇门前,整扇门都蒙着一层灰,漆黑的门缝仿佛随时会从里面渗出一滩黑血似的。

迪普对这间屋子有种非常不安的感受,同时也吸引着他去窥探。他将手握在门把上,他注意到门把非常的干净,显而易见,bill经常进出这个房间。

迪普的心砰砰地跳动起来,他害怕的同时又很兴奋。

里面会是什么……会是什么……

然而迪普根本拧不开房间的门锁。

失望的感觉像冷水一样浇透了他。

“迪普。你在这里做什么。”bill冷冰冰的质问在他身后想起。

迪普猛地转过身去,他结结巴巴地回道。“我,我找不到你……”

老天。他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表现地这么做贼心虚。

“我刚刚在浴室。”bill朝他伸出手。“别愣在这里了,回去吧。”

迪普未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对方拉着走了。

“bill……那个房间是做什么的啊?”

“就是个储物间而已。”

“那里面都放着什么?”

迪普感受到对方明显的不悦,这让迪普更加地怀疑。

“没有什么,迪普。不要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了。”bill俯视着他。

或许是因为走廊太过昏暗,bill埋在黑暗中的脸庞让迪普感到十分可怕。

他没再出声,被对方紧握住的手心不断渗出冷汗。

〈〈

迪普没有办法再说服自己不去怀疑bill了,他不得不开始留心起对方的一举一动,并对bill保持警惕。

迪普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怀疑,无论bill做什么在迪普的眼中都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bill擦拭猎枪,迪普便会脑补他是一个杀人犯,那间屋子藏匿着许多正在腐烂的尸体。

bill清洗西装,迪普就开始怀疑他是为了清除上面的血迹。

这些幻想折磨着迪普让他逐渐失去了对bill的信任和依赖。

有时候,bill抱着他亲热,眼神中充满对他的热恋和宠爱,迪普的内心仍旧希望这一切只是他太过敏感。

但是那间不允许他进入的屋子和换了锁芯的房门以及bill越发限制他自由的种种迹象都让迪普无法欺骗自己。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表现得和以前一样甚至更好。

一天天过去,迪普活在被害妄想中,bill那些甜蜜的吻和温暖的拥抱让他感到恐惧。

他的内心燃起一个想法,他要带着梅宝逃离。

迪普还有一些存款,要应付他们短暂的生活不成问题。他可以再找一份类似的工作或者投奔福利院。

梅宝肯定没有办法实现她的梦想了,但是只要他们还在一起就好。

bill后天会去市中心采购食材和生活用品,他可以谎称自己不舒服要留在家里,然后打破窗子逃离。之后便赶去医院带着梅宝远走高飞。

前几天他再一次提出想探望梅宝的要求,毫无例外被拒绝了,但是bill告诉他梅宝已经醒过来了。

他可以直接带上梅宝从医院溜走。

〈〈

计划的前一晚,bill如往常一样亲吻他,最近bill越来越喜欢和他亲热。

真是讽刺,以前他想要地不行,现在却只感到害怕。

“迪普……我爱你。”bill抚摸着他的背脊。“我的小鹿,你在害怕吗?你在害怕我吗?”

迪普颤抖地越发厉害,他凝视着bill的眼睛摇了摇头。

bill笑着在他的耳边吹了口气。“小鹿,不要怕。我不会对你出手的,你知道。”

迪普点了点头,然后他问出了一直以来都困惑着他的问题。

“你为什么不想要我呢。”

“我的小鹿,你已经是我的了啊。”bill捧着他的脸庞在他的唇上印下纯洁的吻。

迪普咬着嘴唇。“我是说,你为什么不想上我。”

bill忽然变了个眼神,他压住迪普的身体放低声线。“你希望吗?”

迪普注视着他,bill的目光像一条毒蛇,紧紧缠绕着他。

bill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肚子,在那画着圆圈然后逐渐往下……

“不!”迪普喊道。“我,我其实还没准备好……”

bill立刻停止动作,他又亲了下迪普的嘴唇。“晚安,我的爱。”

迪普喘着气,他被拥进bill的怀抱。bill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树林的气息。

迪普那种希望这一切都是他的错觉的想法又回来了。





但是。

迪普已经下定了决心。









评论(6)
热度(78)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