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dip]《鹿男孩》11


懒得打tag…这章开始整个故事都不一样了

————————————————————

清晨六点,迪普早早地醒了过来。这一夜,他的睡眠都很浅,几次醒过来又艰难地入睡。

这个状况是很糟糕的,他现在眼皮沉重,浑身疲乏,心中充满了忧虑。

今天必定是艰难的一天。

bill在他的身侧沉沉地睡着,男人表情柔和,姿态安稳。塌下的碎发遮掩着他那只受过伤的眼睛。

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见到bill了吧,迪普凝视着男人的轮廓,不可否认他是如此英俊迷人,一度以独特的魅力吸引着迪普,让他产生了无法失去对方的想法。

迪普摇了摇头,将对bill心存的依恋甩到一边。

他回想bill对他的所作所为,bill已经在对他进行变相的囚禁,上帝能保证他之后不会对自己做出更过份的行为吗?

迪普闭上眼睛放空了大脑。

没过多久bill也醒了,他好像知道迪普清醒似地将他搂进自己的怀中亲吻着他的嘴唇。

“早安。我的睡美人。”

迪普缓慢地睁开眼睛,透过纤长的睫毛和bill对望,而后又将视线挪向前方。

bill揽住他的肩膀轻柔地抚摸着他的手臂,然后迪普听到了他一直在等待的那句话。

“今天去商场?傍晚的时候我可以带你去看下电影……”

“抱歉bill……我昨晚没睡好,今天想留在家里……”

迪普说道,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

“好吧……”bill露出略微失望的神情。“我会尽快回来的。”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bill。”

当bill离开,迪普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听到bill将门反锁起来的声音,然后他趴在窗子那目送着bill的车子离开他的视线。

迪普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他要带走的东西,他只准备了一个书包。里面装着他所有的积蓄和一些简单的衣物,迪普不得不舍弃了所有的书来塞下那些逃亡途中的必需品。一把瑞士折叠军刀、几叠压缩饼干和一个睡袋,还有一些药品。

迪普选择了一楼的客房窗户,那扇窗户是别墅的背面,这样bill就不会在第一时间发现窗户被打开了。

迪普打开窗子环顾着四周,冷空气扑在他的脸上。

窗户离地不是很高,周围都是草地,就算摔到也不会很严重。

迪普先跨上一只腿,接着是另一只, 他整个身体蹲在窗台上。

“我可以做到,我可以做到,我可以做到……”迪普给自己加油,伴随着一声“跳!”的口令,迪普摔了下来。

迪普原本想双脚着地落下的,但是他的姿势没有摆好,裹上了一层湿泞的泥土。

青草的芳香充斥在他的鼻间,清甜的气息包围着他。

“哈哈!我做到了!”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迅速爬了起来。

从郊区到达市里开车仅仅需要40分钟,而步行至少得花费半天,走了半小时迪普就已经感到疲累了。

迪普放慢了步伐喝了点水又继续加快步伐赶路。

他不能停下,他害怕自己一旦停下就会退缩。

迪普走在两旁都是高大枫树的道路中间,无人的路段上只有风吹散枫叶的沙沙声响,那些铺满道路两侧的红色给了他些许慰藉。

大约又走了10分钟左右,前方传来车轮碾过落叶的声响。

一丝不安的感觉爬上了他的心头,他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

他不会这么不走运的,兴许是猎人的车…

bill现在还在市中心呢。

迪普如此想道,向前缓缓挪动着脚步。

汽车的声响越来越清晰,当那辆车出现在迪普视线中,他一步也不能往前挪动了。

迪普楞楞地看着那辆车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睁大着眼睛身体向后退,他听到车上的人呼喊他的名字,他开始转身向前奔跑。

迪普怎么也没料想到bill会这么快回来,他是故意的吗?他发现我要逃跑了吗?我必须跑…我必须…

迪普看了看四周,bill开着车很快就会追上他的,迪普回头看了眼,车辆就在他身后不到10米的地方,迪普转身走进了树林里。

“迪普!”bill的呐喊在他身后响起来。“迪普!停下!”

他不能停下,他无法再回去了…

迪普的脑海里只剩下逃跑这个想法,他迈开步伐,双手拨开丛林,裸露的小腿传来一阵刺痛,脚踩的地面满是石头和树枝,咯得他脚底板十分疼痛,但他还是不能停下。

bill的呼喊很快就变成了咒骂,他没有仔细去听。

迪普喘息着,他的步伐慢了下来,但是他仍然没有停下来。

bill和他之间的距离保持在20米左右,bill的体力比他强太多,但是他身材矮小行动敏捷,在这样灌木丛生的树林之间他们双方的优势是均衡的。

迪普想到了那只被bill打死的鹿,他现在就是一只被狩猎的鹿,bill对他扭曲的爱是一把无形的猎枪……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迪普的脑海像走马灯一样回放着过去的画面。

别墅,医院,旅馆,马戏团…各种场景在他的回忆中倒流,最后停留在马戏团工作的场景。

迪普再次向前奔跑了起来,他不知道在这样的局面下自己为什么还要挣扎,仿佛只要他不停地向前奔跑,就能回到一开始的时间,就能回到马戏团…

迪普精疲力竭地靠在树上喘息着,皮鞋踩断树枝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小鹿。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我对你不够好吗?小鹿。”

bill的目光穿透了他的身体,那只金色的眼眸中充满了震惊和怒火。

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丝忧愁?

迪普无法理智判断。

“我感到害怕……bill,你让我感到害怕。”

bill握住他的手颤抖了一下。

“拜托,让我走吧。”

bill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即苦涩又令人恐惧。

“我爱你,bill。我不是真的想离开你……”迪普闭上了眼睛“我只是无法接受你对待我的方式…”

bill依旧在笑,那笑声尖锐而刺耳,像匕首一样刺进迪普的胸口,让他非常地难受。

“小鹿,我知道了。”bill忽然停止了笑容,然后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脑袋。

什么意思?

“哐——”

忽然,迪普的脑袋一阵剧痛,他的眼皮好沉重。

在世界陷入一片潮湿沉重的黑暗之前,他听见bill和他说。

“我们回家,小鹿。”


评论(15)
热度(74)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