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抑郁症患者恋爱是种什么感受》

*菠萝橘

*马可波罗x橘右京

马可波罗旅行来到日本,对武士橘右京一见钟情。橘右京是个身患肺癌的俊美青年,有着飘逸的蓝色秀发和十分严重的抑郁症。

他和对方告白,“我爱你,我想永远陪在你身边。”遭到橘右京的婉拒。“还是不了吧,大夫说我只能活到三十岁。”

马可波罗没有因此放弃他热烈的追求。

他想要融化这座冰川。给他带去温暖和活下去的希望。

橘右京想在这个冬天结束自己苟延残喘的性命,马可就给他送了一套千鸟格的湖蓝色浴衣,是适合夏天穿的颜色。

烟花祭上橘右京穿着那身浴衣出现在马可的视线里。

“真漂亮。”马可直勾勾地盯着男人露出来的半个胸。亚洲人的皮肤白皙又光滑,不像马可尽是体毛。

橘右京淡淡地回他,“你穿浴衣也好看的。”

马可的浴衣印花是菠萝柄,极具异域风格。明艳的黄衬着清冷的蓝,行成鲜明对比。

马可没有感受过日本烟花祭的喧闹,看什么都兴致勃勃,橘右京仍是一副对周遭事物毫不关心的模样。

马可对橘右京说这个捞金鱼的活动十分interesting。让橘右京陪他。

橘右京望了望那几尾无精打采的金鱼说,捞到很快也会死了,就像我一样。

“不会的,它们看起来快死了是因为挤在一块缺氧。只要我随时给他换水,就能够保障它有足够的氧气。”

马可滔滔不绝地分析着,橘右京心情更加沉重,东西方文化差异太大,他和这个男人无法沟通。

橘右京对喧嚣的事物没有兴趣,他喜欢在夜晚的树下练习刀术,刀尖擦过叶子落下的仍是完整一片。

“splendid!”掌声在橘右京的耳边响起,他放下刀对上异邦人金色的双眸。

“你一直尾随在我身后?”橘右京蹙了下眉。

“注意用词,右京先生。”马可笑着向对方靠近,直到把人抵在树上,“为什么趁着人多离开我的身边?”

橘右京的眼神四处闪烁,“马可桑,你让在下很为难。”

马可示意他说下去。

“我可能活不过10年。”

“我陪你。”

“我喜欢一个人。”

“你会习惯两个人的。”

“我不想离开日本。”

“没事我不走了。”

橘右京沉思片刻,看来他是没有任何理由能再拒绝对方了。

“我还没娶亲。”

马可蹙着眉头。

在内心一顿f**k 以后,他抬起橘子的手“考不考虑娶个洋人?”

橘右京叹息一声,任由对方吻上他,手伸进他的湖蓝色千鸟格浴衣里。

到了秋天。

橘右京的抑郁症还是没好。

脚踩到枫叶还是会忍不住吟诗感叹生命的短暂,这时候,马可就会从后面抱住他上下其手接着一顿狂操,让他那张日日诉说自己要孤独地死去的嘴巴只能喊他的名字和雅蠛蝶。

橘右京还是会想去死。

只是因为有马可在,让他觉得活着也不是件痛苦的事情。

所以橘右京和马可波罗说。

“你要是和我分手,我就只能去死了。”

听上去特别像威胁男友不要和自己分手的小女生。

“乖,把药吃了。还有今天该去看扁鹊大夫了。”

END 

怎么写得如同关爱抑郁患者的公益BL文。

评论(12)
热度(94)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