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得,恨不能》三



*王者荣耀

*水果组

*马可波罗x橘右京

*意大利黑手党菠萝和日本黑帮大佬橘哥

*大量私设

—————————————————————————

橘右京原本是武士家族的后人,武士阶层废除之后父亲失去了生活重心,不被社会接受的浪人没多久就成为了社会暴徒的一员。

母亲接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打算带着年幼的右京和妹妹裕美子回娘家改嫁,惜子如命的父亲自然不同意。夹杂着暴力的争执之后,母亲不得不妥协,留下橘右京带着裕美子永远离开了千叶。

还是孩童的橘右京不仅失去了母亲的关爱,更是过早地接触到了诸多黑暗和险恶。天性温和的他在往后的人生里逐渐变得冷酷无情。

凭借父亲在组织的地位和高超的刀法,尚未成年之际橘右京已经是小组的干部,没几年便成为大组的若头,同年,他的父亲遭到了其他组织的人暗杀。

葬礼上,橘右京的内心毫无波澜,这段父子感情淡漠地如同老大和小弟。

橘右京一直想再见到母亲和裕美子,捎去的信一直没有收到回音,派去打探的人传来噩耗,母亲改嫁了一个酒鬼,积劳成疾病死了,还是少女的裕美子因为继父的侵犯而逃家,流连在外生死未卜。

母亲离开那年脸上隐忍的表情一直刻在橘右京的心底。他还记得裕美子拽住他的和服袖子哭着要他一起走,最后被母亲拉开的时候,裕美子在他的手心里放了一个苹果。

后来橘右京离开千叶一个月来到母亲的家乡,找到那酒鬼活活砍下对方的肉,直到他血流不止而亡。

从那一刻起,橘右京变得更加冷漠无情了。

他心里仅有的一丝温度便是裕美子,找到妹妹的念头支撑着他在面对无数次凶险的时候活下去。

废了双腿和右手的橘右京,在那场对决中几乎丧失了生存下去的意志,如果对方就此了解他的性命,他也不会有任何怨恨,或者说,他希望那个人能够结束他的痛苦。

但是金发的异乡人没有令他如愿,橘右京不得不背负更加巨大的痛苦活下去,他的心中满溢着悲愤和仇恨。

三味线的琴音充斥着他的恨意、他的哀痛、他的凄伤。橘右京用旋律诉说着最后的愿望。

<<

意大利的男人热衷于邂逅爱情,他们也相信一见钟情,哪怕激情的时间不会持久,但是在那一刻他们无比确定自己内心想要的是什么。

马可波罗想得到这个东瀛武士的心。

橘右京在那里坐了有多久,马可波罗就在人群中驻足了多久,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武士先生演奏的时候非常投入。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有个胡子邋遢露着半边纹身的男人来接他。

马可波罗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那个男人看起来像是武士先生之前的某个部下,正小心翼翼地搀扶着橘右京前行。

橘右京的身姿在他的视线里摇摇欲坠,马可波罗心里忽然滋生了一股酸楚的感觉,是他让曾经强大的东瀛武士变成这副模样的。

马可波罗尾随他们来到一处町屋,他在那附近徘徊许久,心里犹豫着是否要去拜访。这时,那名部下拎着漆木食盒出门了。

马可波罗等到他走远了才过去,撩开布帘并未见到武士先生的身影,前店里也空无一人,一番打量,马可波罗根据放置的商品猜测这是个香料铺子,看店的人员难道只有橘右京的部下一人吗?然而这间町屋也不像在经营的状态。兴许就是武士先生暂时的栖身之所吧。

马可波罗穿过中庭径直来到内院,总算是见到了坐在软垫上的东瀛武士。

面对马可波罗这个不速之客,橘右京的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情,然后就一直是冰一般的冷漠。

很显然,他不受欢迎。

武士先生八成还在怨恨自己。

满脸的撵人写在脸上,就算马可波罗瞎了一只眼睛也能感受到。果不其然,武士先生用不太标准的英语说道“抱歉,本店暂不营业。”

“堂堂岛田组的若头没必要这样赶人吧。”马可波罗用日语回他。

谁知这句话反而激起了对方的怒气,橘右京向他甩过刀子般的眼神“在下已经不是岛田组的一员了,现在不过区区卖艺人。”话中含义(沦落至此拜你所赐。)

马可波罗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橘先生,我对伤害你的事情感到抱歉,这场愚昧的争执不应该发生。为此我也失去了一只眼睛。”大段的日语说完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在那样的情景下我也身不由己,毕竟您当时可是真心想要杀掉我的啊。”

西洋人一番巧言如簧的说辞让橘右京无可招架,再说下去就显得他一个前若头不够度量了。橘右京气恼地蹙了下眉目,淡淡地询问道。“请问阁下前来何事?”

“跟我走吧。”马可波罗在橘右京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中继续说道。“我对向您造成的伤害感到很自责,意大利的医术更加发达,或许能够治疗您受伤的双腿。”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我是认真的。”马可波罗回答得很诚恳。

“西洋人,我不会跟你走的。”橘右京拒绝得十分坚决。

“右京先生,我——”橘右京打断了他的话。“宫本回来了”橘右京冰冷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轻松愉快的神情。

马可波罗知道他如果不做出什么行动,那么他和橘右京的联系就到处结束了。他不甘心就这样匆匆离去,他不想橘右京在他的回忆里仅仅只是一个名字,他必须亲手建立起和他的关系。

马可波罗不假思考就从背后紧紧勒住了他,手掌捂住了橘右京的嘴巴,宫本的名字被扼在了喉中。

橘右京奋力挣扎着,无奈西洋人体格健壮而他身体负伤,只能瞪大着眼睛被对方拖到看不到的角落。

“对不起。”马可波罗在他耳边低低说道,两条腿紧压住橘右京不断动弹的下身。

照顾橘右京起居的宫本武藏给他的前老大买了寿司,踏进和室四处寻不到橘右京的身影,正不断呼唤橘右京的名字。

橘右京想要朝宫本呼救,马可波罗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橘右京便用牙齿狠狠咬住马可波罗的手指。力道之大,痛得马可波罗闷哼一声。

橘右京是真的急了,使足了劲拼命地想要挣脱,眼泪砸到马可波罗的手背上,浸过被咬出血的指间,辣得疼。

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开手了。

宫本武藏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困惑地放下了食盒,打算去庭院里寻找。

橘右京眼睁睁看着宫本武藏离开,两行绝望的泪水滑过马可波罗的手背。

失去了方才的狠劲,此刻在马可波罗怀中啜泣的橘右京虚弱地像只小鸟,衬着西洋人健硕的体型,一头长发散开的橘右京像极了被马可波罗欺辱的女人。

马可波罗很心疼他,却不可避免地为此感到兴奋。

——————————————————————










震惊!一意大利男子竟然搞哭堂堂黑帮大佬!










评论(13)
热度(57)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