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爱不能,恨不得》四

*王者荣耀

*水果组

*马可波罗x橘右京

*意大利黑手党菠萝和日本黑帮大佬橘哥

*大量私设

—————————————————————————

无边无际的黑色潮水包围着橘右京,海鸥盘旋在他的上方,啼鸣声不断传入耳中。橘右京不知为何流落此处,直觉告诉他应该往回走,他的双腿犹如陷进泥潭,前行变得沉重而艰难。

“哥哥!”

细弱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橘右京寻着声音望去,湍急的潮水中央伫立着一个小女孩,眼看她身影就要被水流冲散了,橘右京连忙上前抓住女孩,汹涌的波涛没过了女孩的身影,泥泞的黑水散开,他怀中抱着的女孩变成了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

橘右京惊醒了。

后背挨着的触感是陌生的厚实床垫,拉开汗津津的被子,橘右京打量着四周。

摇摇晃晃的吊灯悬挂在他的头顶,狭窄空间里挤着一张办公桌,杂物堆在桌脚。顺着右手边望去有一扇紧闭的铁门,橘右京想从床上起来,还没站稳就摔在了地上。

双腿的疼痛感终于让他混沌的大脑清醒过来。

他被西洋人绑架了。

名叫马可波罗的意大利男人强行带走了他,橘右京在反抗的过程中被对方弄晕了。

他在哪?他还在日本吗?

橘右京转头,从无法打开的玻璃窗口望去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洋。

他橘右京何曾受过此等屈辱,强烈的杀意涌上他的心头,他恨不能用武士刀将那个金发的西洋人像削苹果一样切碎。

铁门被打开的嘎吱声响了起来,橘右京朝门口望去,是马可波罗,对方见他摔在地上急忙跨步至他的身边,“不要碰我。”橘右京看也不看他一眼就打掉了他想要扶上来的手。

马可波罗无视着他的话语,强硬地用手揽住他的腰将橘右京抱到了床上。

马可波罗连他最后的这点尊严都要践踏,橘右京恨得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只能紧闭着眼睛咬住嘴唇做无声的抵抗。

“右京先生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

橘右京从鼻间发出一声轻哼。

马可波罗尴尬地沉默了会儿说道“我给你带了吃的,你一定饿了吧。”马可波罗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塑料包装的面包放在床沿边,“桌子上有红茶,要我帮你倒吗?”

“何必如此虚情假意。”橘右京冷冷地回他。

马可波罗蹙了下眉,带着皮革手套的手掌捏住了橘右京小巧的下巴,眼中的柔情散去,只剩下充斥着欲望的神情俯视着面前的人。

橘右京被迫和他对视,马可波罗侵略性的目光令他不适,橘右京并未退缩,向对方抛过更加狠戾的眼神。

“啊。”马可波罗低叹一声。

“我就喜欢你这个眼神”。

在战场上相逢的时刻,橘右京像一只孤高的燕隼。那道比他的刀刃更加冷酷的目光让马可波罗的心为之颤栗。

橘右京还在思考马可波罗话里的意思,唇上落下了温热的触感,橘右京下意识地回避,一只手扣住他的脑袋,舌尖推开了他的齿关,吻像疾风一样席卷了橘右京。

橘右京用力推拒着他,马可波罗的侵略却越发过分,抗拒的唔唔声从他嘴里发出,马可波罗紧搂着他腰间的手若有似无地游移。

橘右京的怒火被马可波罗荒谬的举动点燃至极点,在对方微微松开的时候咬住了马可波罗的舌头,男人吃痛地呻吟一声,橘右京趁机朝着对方的腹部就是一拳。

马可波罗捂着腹部蹙紧了眉头,一只手擦着嘴角的血。

抬头看了眼正在喘息的人,满脸的惶恐和憎恶写在橘右京脸上。

马可波罗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在这样的时刻吻他确实不是一个明智之举,面对橘右京那张隐忍抗拒的脸庞,他就像鬼迷心窍了一样。

“离开。”橘右京警告他。

马可波罗皱了下眉头。“你不是我的囚犯,不用这样提防我。”

西洋男人是在和他开玩笑吗?!先是绑架他,现在还用这样的方式羞辱他。他橘右京曾经也是叱咤黑帮的人物,怎么能够忍受别人再三摧毁他的尊严。

“放我走,不然就杀了我。”

“右京先生,我既然已经将你带走,我就不会再放你离开。”

橘右京冷笑一声“我与你的囚犯又有何不同?”

“我来告诉你区别。”马可波罗再次靠近他,高大的身影压迫着瘫坐在床上的橘右京,“右京先生,我喜欢你。”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橘右京先是楞了会儿,随后又挂上冷漠的神情。“那又如何。”

这并不能够改变事实,只是加深了橘右京对他的嫌恶之情。

自知再待在这里只会让橘右京的情绪更加不稳定,马可波罗说道“你先冷静会儿吧,我等下再来看你。”

铁门再次关上,顿时陷入了沉默,橘右京咬着嘴唇思考着他的处境。

他能够再回到日本的可能性有多大?

马可波罗的那番话是当真的吗?

接下来等待他的生活还会有多糟糕?

橘右京止不住地悲戚。

如今他被组织抛弃,被迫离开故土,心中所念亲人也无迹可寻。甚至被人当做笼中玩物,万念俱灰,这般苟活不如尽快了解余生还换得人生清净。

<<

马可波罗站在甲板上抽着雪茄,他的眉头因为一个人而拧在一块。

“橘右京。”

他轻声呢喃,眼神中包含着疼惜和渴望。

马可波罗触摸着被橘右京咬上的嘴唇,回味着唇舌相碰的触感,想到那人抗拒时微微蹙起的眉头和痛苦的表情,马可波罗的心就不停地颤动。

想去看看他。

马可波罗再次走进船舱,他看到橘右京依旧是自己离开时候的姿态,双目禁闭,搁在床上的面包没动过一下。

马可波罗只得放软了语气“右京先生,饭总归是要吃的。”

那人凝固的表情总算是动了动,“吃不惯。”

马可波罗沉默了会儿,“是我疏忽了,你们东瀛人向来不爱吃这些,那我吩咐厨子去做两条鱼?”

橘右京依旧抱着手不肯看他,只是动了动嘴皮。“不必。”

马可波罗算是知道面对橘右京,好言相劝还不如直接硬来,于是他过去端了茶水,上前捏住橘右京的嘴巴迫使他张开嘴将水灌了进去。橘色液体从橘右京的嘴边倾漏而出,顺着下巴淌向他裸露的胸口。

呛了几声,橘右京瞪着他,一副要杀了他的模样。

“吃了它。”马可波罗视线望向那枚面包,“不然我喂你。”

橘右京哪里承受得起他的“喂食”,撕开包装袋的动作像撕碎马可波罗,修长的手指捻起面包往嘴里嚼了两口,橘右京皱起了眉头,味如嚼蜡。

他们西洋人的食物都这么难吃的吗。

橘右京还是客客气气地将面包吃完了。忍不住从嘴中吐出一句嘲讽。“倒也不用特意寻觅毒药了。”

“没想到右京先生还是会说笑话的。”马可波罗愉快地翘起嘴角。

橘右京该是这样的,低头微微笑的模样温文尔雅,舒服得如同沐浴春风。

“招呼不周,我这就让人准备熟食。”

橘右京不能理解这个男人的真实想法,方才还粗暴地逼迫他进食,这会儿又对他温和有礼,对这样有两幅面孔的人橘右京不得不提防。

橘右京倒不害怕对方想谋害他的性命,他反而求之不得,可这人对他的态度飘忽不定,忽善忽恶,这就让橘右京无法揣测他的真实目的,让橘右京烦躁得不行。

半晌,橘右京“嗯”了一声。便不再搭理他了。

马可波罗很想再和他说说话,担心对方没吃饱,还是出去了,关上铁门之前他说道“你要是想四处看看,门没锁,还有厕所在出门右拐的方向。”交代完,马可波罗才放心地关上门。

橘右京默默无言。

就算他想离开,他的腿脚也不方便行动。

橘右京看着窗外的海面,他的心像这海水一样翻搅着万千情绪。


评论(9)
热度(41)

© 你乐 | Powered by LOFTER